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的账务处理

来源:璟行财税 作者:何义山 人气: 时间:2022-08-01
摘要:在母公司编制合并报表时,基于个别报表确认的账面价值在合并后需要作出关联交易的抵销调整处理或按公允价值予以调整,这种调整并不导致税务处理上的变化,因此,合并报表也会产生相应的递延所得税问题。

  递延所得税产生于账面价值与计税基础的时间差异,即会计准则和税务处理在某项经济业务中的不同要求。在母公司编制合并报表时,基于个别报表确认的账面价值在合并后需要作出关联交易的抵销调整处理或按公允价值予以调整,这种调整并不导致税务处理上的变化,因此,合并报表也会产生相应的递延所得税问题。

  一、合并报表业务中递延所得税产生情形

  (一)初始投资时子公司的资产和负债调整为公允价值计量

  在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中,基于交易原则,母公司的合并对价以公允价值为基础进行账务处理。会计准则要求母公司在个别报表业务处理中以合并对价作为长期股权投资初始入账价值,在后续计量中采用成本法核算。而合并报表中,母子公司作为一个会计主体,需要将初始投资时子公司的资产和负债调整为公允价值计量,在此基础上,比较子公司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份额与母公司合并对价大小,进而决定是否对个别报表中已经确认的长期股权投资初始入账金额进行调整。在将子公司资产和负债调整为公允价值计量的过程中,由于税法并未作出相应的改变,导致合并报表反映的公允价值和税法反映的计量基础存在差异,因此,需确认相应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合并日后,由于子公司有差异资产或负债减少,再冲减相应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金额。

  (二)个别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

  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若涉及损益类科目,按照会计准则要求,在个别报表中可能基于账面价值与计税基础的差异形成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比如母子公司由于关联方交易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方提取的坏账准备并未导致应纳税所得额作出相应的扣除,但会计报表却已经确认了相应的信用减值损失,直接导致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和计算基础产生差异,从而形成递延所得税资产。而合并报表基于整体观认为,母子公司间产生的应收款是内部的债权债务,并未导致费用的发生。所以,在合并报表业务中,需编制递延所得税资产的调整分录,以冲减个别报表确认的金额。

  (三)合并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

  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在个别报表中若不产生资产或负债的账面价值与计税基础差异,则不会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但是在合并报表业务中,一旦将关联方交易进行抵销,则会产生合并利润与母子公司应纳税所得额之间的差异,该差异可能会导致资产或负债的计税基础偏离账面价值,进而会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比如,母子公司产生关联方赊销业务,债权方基于谨慎性原则对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则在合并报表层面产生了递延所得税资产抵销业务;债权方确认的收入和结转的成本在个别报表中并未产生递延所得税问题,但在合并报表层面,母子公司该赊销业务产生的关联方利润(亏损)需要抵销,该抵销并未影响母子公司的应纳税所得额,导致合并利润与母子公司应纳税所得额产生差异,该差异需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

  (四)连续编制合并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

  由于合并报表业务的连续性,以往期间母子公司的关联方交易在合并报表当期仍有余额的,则需要将以往期间的关联方交易在当期的余额部分予以抵销,但是这种抵销不是将余额直接抵销,而是通过连续编制抵销分录间接予以抵销。比如,母子公司间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方在计提坏账准备后,在第二年收回部分或全部款项时,需要对第一年确认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予以调减,调减后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余额反映母子公司间仍未偿还部分相应的确认金额。

  二、合并报表业务中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对于合并报表业务中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根据发生的情形,分别进行不同的账务处理:“初始投资时子公司的资产和负债调整为公允价值计量”情形下,基于“确认”原则,确认相应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同时调整资本公积的金额;“个别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情形下,基于“抵销”原则,将个别报表中确认的金额予以抵销;“合并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情形下,基于“确认”原则,将资产或负债的计税基础与账面价值差额确认为相应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连续编制合并报表业务中母子公司关联方交易”情形下,基于“抵销”原则,将个别报表中当期减少的关联方交易金额进行冲减,并对以前的抵销分录中涉及的跨年度损益调整为“年初未分配利润”。

  三、案例分析

  正源公司与春华公司是非关联关系公司且均为一般纳税人企业,2020年5月末,正源公司以6000万元货币资金投资春华公司,持有其80%股份,从而控制春华公司。

  (1)已知合并当日,春华公司净资产账面价值为7000万元,经评估,春华公司持有的A管理用设备评估增值480万元,尚可使用4年,采用直线法折旧;持有的B商品评估减值200万元,当年外销60%,2021年全部外销;其他资产和负债评估金额与账面价值一致。

  (2)2020年6月,春华公司将C产品成本500万元,以800万元价格赊销给正源公司,正源公司购入后仍作为存货处理,当年外销70%,2021年全部外销,春华公司当年计提40万元坏账准备,2021年冲回坏账准备12万元。

  假设2020年、2021年无其他关联方交易,企业所得税率为25%,正源公司和春华公司未来有足够的可抵扣暂时性差异。

  要求:列出合并报表业务中有关递延所得税资产或递延所得税负债相关分录(单位:万元)。解析:

  (1)合并当日,春华子公司A设备和B商品账面价值与公允价值不一致,进而导致其按公允价值调整后的账面价值与计税基础不一致。A设备产生递延所得税负债,B商品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

  ①A设备2020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资本公积  120

  贷:递延所得税负债  120

  借:递延所得税负债  17.5

  贷:所得税费用  17.5

  ②A设备2021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资本公积  120

  贷:递延所得税负债  120

  借:递延所得税负债  17.5

  贷:年初未分配利润  17.5

  借:递延所得税负债  30

  贷:所得税费用  30

  ③B商品2020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递延所得税资产  50

  贷:资本公积  50

  借:所得税费用  30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30

  ④B商品2021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递延所得税资产  50

  贷:资本公积  50

  借:年初未分配利润  30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30

  借:所得税费用  20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20

  (2)春华公司赊销给正源公司的C产品产生的应收账款,春华公司作为债权方计提的坏账准备在个别报表中产生了递延所得税资产,合并报表予以抵销;产生的主营业务收入与主营业务成本,在个别报表中并未产生递延所得税问题,但在合并抵销分录中,产生了计税基础小于账面价值情况,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

  ①C产品应收款2020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所得税费用  10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10

  ②C产品应收款2021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年初未分配利润  10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10

  借:递延所得税资产  3

  贷:所得税费用  3

  ③C产品销售损益2020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递延所得税资产  22.5

  贷:所得税费用  22.5

  ④C产品销售损益2021年合并报表递延所得税账务处理

  借:递延所得税资产  22.5

  贷:年初未分配利润  22.5

  借:所得税费用  22.5

  贷:递延所得税资产  22.5

  作者:何义山;单位:浙江商业技师学院;来源:注册税务师;

版权声明: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除原创、整理之外所转载的内容,其相关阐述及结论并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政策法规来源以官方发布为准,政策法规引用及实务操作执行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与本网无关!所有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和作者,如对转载、署名等有异议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本网(sfd2008@qq.com)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排行

税屋网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纠错

主办单位:杭州合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运行维护:《税屋》知识团队    电子营业执照

地址: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南环路3738号722室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12426号 浙ICP备2022015916号

  • 服务号

  • 综合订阅号

  • 建安地产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