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待遇降低,属于降低劳动条件吗?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中国劳动保障报 人气: 时间:2021-06-08
摘要: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因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案情简介

  2013年1月,李先生入职上海市某实业公司。2020年5月,实业公司因原厂房租赁合同到期,要将厂址搬迁至距原厂房500米左右,但新厂址却位于江苏省太仓市,太仓市的职工相关社保待遇低于上海市。

  搬迁之前,因双方劳动合同到期,实业公司与李先生协商劳动合同的续签事宜。李先生以太仓市社保待遇比上海市低为由,不同意续签。实业公司与李先生终止劳动关系,李先生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实业公司支付经济补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支持了李先生的请求。

  案件评析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除用人单位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续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情形外,因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据此,如果用人单位同意续订劳动合同,但降低劳动合同约定条件,劳动者不同意续订的,劳动合同终止,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

  因此,本案的关键点在于对“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的认定。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七条规定,社会保险属于劳动合同中应当具备的事项,社保待遇的降低显然不属于“维持或者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

  本案中,虽然实业公司搬迁后仅相距原址500米左右,且其他劳动报酬等条件不变,但由于是搬到异地,员工将来可享受的社保待遇降低,也属于没有维持或提高劳动合同约定条件。因此,实业公司应当支付李先生经济补偿。

  案件启示

  本案提醒劳动关系双方,诸如薪酬体系、薪酬计算标准、用工时间制度甚至工作环境等的变化和调整,均在“劳动合同约定条件”考量的范围之内,在续签劳动合同时,应注意这些因素。
 



  2015年11月的资讯——

弃保:小微企业不堪社保上浮重负

  新年伊始,一条有关天津、重庆、福建、江西等地上浮社保缴费基数标准的消息引起社会关注。

  根据上述省市公布的新社保缴费基数标准,与2014年相比,用人单位和职工需要缴纳的社保费用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扩大参保缴费覆盖面,适时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但现实情况是,缴费基数每年持续上调,企业、职工的社保缴费率一直居高不下。

  年度收入统计持续增长,社保水涨船高

  目前,中国社会保险的主要项目包括养老社会保险、医疗社会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加上住房公积金,统称“五险一金”。按照《社会保险法》、《社会保险征缴暂行条例》等相关法规,社保缴费以上一年社会平均工资的60%至300%为缴纳基数。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郭宇强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社会平均工资作为制定社保缴费基数的依据,近年来社会工资水平处于增长期,这意味着社保缴费基数也会随之上浮,社保缴费上涨成为常态。

  部分地方连续10年提高企业职工待遇,退休人员年年增加,使得地方政府处境尴尬,费率不能降也不敢降。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北京社保缴费基数下限为1869元,2014年已提高到2317元;浙江的缴费基数下限也从2012年的1908元提高到了2014年的2230元。

  以北京为例,2013年北京人均工资69521元,人月均收入5793元。那么,2014年最低交纳标准为:养老基数、失业基数按最低的人月均40%,为2317元;医疗、工伤、生育按最低人月均工资的60%,为3476元。

  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曾经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经占到工资总额的40%到50%。

  社保昂贵是不争的事实。有媒体报道,中国的社会保险缴费率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其他金砖国家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发达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

  以加拿大为例,目前加拿大养老保险计划中,企业缴费比例为4.95%,加拿大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企业无需承担医疗保险费用。但是加拿大的失业保险缴费比例较高,企业缴费比例为1.88%。即便如此,养老保险与失业保险合计不到7%。

  对于社保缴费高背后深层原因,郭宇强分析认为,保险缴纳是按上一年度收入来计算的。而中国统计的年度收入一直在增长,缴费也就随之增长。

  “社保缴费比例高还有一个深层次原因就是历史遗留问题,有历史欠账。由于中国社保制度建立较晚,在缴纳年限上,当年很多没有缴纳或少缴的人视同缴纳,仍可享受社保待遇,这都需要现在缴费来填补,造成社保基金给付增长大于缴费增长。”郭宇强说。

  小微企业不堪重负,弃保后企业、员工都高兴

  持续上浮的社保缴费让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堪重负。

  在北京中关村拥有一家科技公司的邓华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现在的社保缴费比例过高,让企业缴不起,有的企业干脆都不上了。”

  邓华告诉记者,他公司里有10名员工,虽然给所有员工缴了社保,但都是按规定的下限缴纳的。“没办法,毕竟没有上规模,小微企业生存压力大。”邓华无奈地说,很多小企业如果按全部工资缴纳的话,就不堪重负,直接后果就是降薪、裁员。

  根据五险缴费比例,企业占29.8%,职工个人占11%,所缴费合计超过个人工资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过高的缴费,使得弃保现象屡有发生。一些企业员工对未来社保缺乏足够的信心,认为与其白交钱不如拿现钱实惠。

  邓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企业给员工的工资是3000元,公司得缴纳1320元左右的社保,而员工承担自缴部分是660元左右,因此员工实得工资是3000-660=2340元;如果企业不缴社保,员工也不用扣,员工实得工资是3000+660=3660元。也就是说,缴了社保后员工只能拿到2340元,如果不缴社保员工则可以拿到3660元,差额1320元,超过工资的40%。

  对于企业来说,如果不给员工缴纳社保,每个月每个人至少省去1000元以上的成本(参考北京标准),每年可在每个员工身上省下1.2万元以上。“这时,老板往往会把不缴社保节省下的钱拿一半出来给员工加薪。”邓华说,“其实,不缴社保往往对员工还很有吸引力,员工不愿上社保在中小企业这种现象很常见。”

  分析其中原因,邓华认为,目前中国的社保并没有全面覆盖,跨省结算还是难题。一些新参加工作的员工本身认识不足,加之中国流动性大,很多人从北京回到二线城市之后,社保转移非常麻烦,索性就不缴了;另外,企业缴纳的意愿不强烈,很多小企业能躲就躲。

  不过,前不久发生在邓华身边的一件事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有个朋友的公司因违反《劳动合同法》开除了一名老员工,这位员工向劳动部门举报公司社保未按实际工资缴纳,结果执法大队现场执法,公司光补缴最近5年的社保差额与公积金差额就补了16万多元。“这家企业有100名员工,如果同时举报的话,公司很可能一个月之内就得关门。”

  邓华坦承,作为一家正规企业,即使公司很小,也会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保障公司员工的权益,给所有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但实事求是地说,现行社保制度给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造成了较大的负担”。

  隐性费用居高不下,专家呼吁建立社保联动机制

  “中央天天喊给小企业减负,其实要减负的地方太多了。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还有很多隐性的费用。”邓华说。

  《中国企业报》记者在邓华公司的一份缴费清单上看到,每年企业上缴的残保金记录显示:2012年1028元,2013年1143元,2014年1028元。另一份日期为2014年11月份的缴费记录则显示,企业当月缴纳的地方教育附加、城市维护建设税、个人所得税、教育费附加共计278.25元。他还告诉记者,几乎每个季度在开了增值税票之后还得缴纳一些附加费。

  “像我们这样只有几个人的小微企业也要缴教育附加费,你就知道我们的钱都去哪儿了!”邓华十分无奈。

  “因为有这些负担,在招聘员工时就更加谨慎,原本我们提供的薪酬与大企业相比缺少优势,再扣除自身承担的社保及公积金费用之后,员工最后到账的收入就更少一些,要招聘员工,难度就更大。而要留住现有员工,就必须不断加薪。”邓华抱怨说。

  不过,郭宇强认为,目前我国经济处于调整转型期,企业经营收入减少了,但缴费比例不变,这使企业感到压力。“经济转型的后果由企业单独承担显然不公平。各方面都要承担相应成本,不能全部转嫁到企业身上。政府也要担当,应该主动让利,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郭宇强认为,更科学的社保制度应该采取联动机制,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要充分考虑到经济发展现状。政府要适应新常态,对企业可以通过税收杠杆,通过减免税收或政策上的支持来减轻企业负担,降低企业生产运营成本。

  政府应该如何给企业减负?邓华建议,政府降低缴纳五险一金的比例,直接减轻企业负担或在企业缴纳五险一金时可减免相应的税费,间接减轻负担。“减轻企业缴纳负担,同时督促企业必须全员上社保,增加缴纳的范围,保证国家大池子的总收入不变”。

  有关专家指出,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理应通过划拨国有资产、提高国企分红、加大财政补贴等方式还清旧账,更要加强养老金投资管理,争取“让钱生钱”。数据显示,目前社会保障支出占我国财政支出12%,远低于西方国家30%至50%的比例。

  事实上,目前我国社会保障体系面临不少问题亟待解决。

  一边是企业职工退休金少,职工参保缺少积极性,另一边是公务员不交费却拿着很高的退休金,“双轨制”的弊端凸显。

  不过,中央已决定建立与城镇职工统一的养老保险制度,这意味着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养老将告别“免缴费”时代。

  “上缴国家的部分,有一部分叫统筹基金,有一部分才是打入员工个人的账户中,将来的养老保险如何发放有一个复杂的计算公式,我都没有时间去学习。”邓华对自己未来的社会保障仍心存担忧。

  来源:中国企业报   作者:刘凌林

版权声明: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除原创、整理之外所转载的内容,其相关阐述及结论并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政策法规来源以官方发布为准,政策法规引用及实务操作执行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与本网无关!所有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和作者,如对转载、署名等有异议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本网(sfd2008@qq.com)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排行

税屋网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纠错

主办单位:上海恒恪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运行维护:《税屋》知识团队    电子营业执照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华新镇华腾路1288号1幢5层D区599室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8096号 沪ICP备19018763号

  • 《税屋》服务号

  • 订阅号(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