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股权外衣的债权投资的税务分析

来源:税语说 作者:孙玮 人气: 时间:2021-03-01
摘要:现金流是房企的血液,融资则是房企输血的最重要来源。在监管日趋严格的大势下,债权资金越来越难以导入地产开发项目,为了规避金融监管政策,债权资金面貌逐渐修饰地难见真容,以致于从表观来看,已经与真实的权益投入无甚差别。

  现金流是房企的血液,融资则是房企输血的最重要来源。在监管日趋严格的大势下,债权资金越来越难以导入地产开发项目,为了规避金融监管政策,债权资金面貌逐渐修饰地难见真容,以致于从表观来看,已经与真实的权益投入无甚差别。本文将以一个案例来剖析股权外衣之下的债权投资的税务问题。

  甲公司是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公司,A公司与B公司是甲公司的原股东,A公司与B公司实收股本分别为1.5亿元、4.5亿元,合计股本6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25%、75%,无股权溢价资本公积。甲公司名下只有一块若干年前获取的土地,目前已经产生巨额增值。

  甲公司因项目开发需要,需要引入私募基金C公司。因金融监管限制,C公司只能对甲公司进行形式上的权益性投资,C公司拟投资(借款)40亿元,要求到手年化收益(利息)8%,预计投资期间为2.5年。

  C公司拟增资甲公司,增资前甲公司股权估值60亿元(主要是土地的增值导致),因此增资后甲公司股权价值=60+40=100亿元。此次增资为公允增资,则增值后C公司持股比例=40/100=40%,C公司股本=6/(1-40%)*40%=4亿元,C公司增资导致甲公司产生资本公积=40-4=36亿元(此处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36亿元本非专属于股东C,增资后形成甲公司所拥有的资产,归属A、B、C所有股东)。增资完成后,A、B股权分别稀释为15%(=1.5/(4+6))、45%(假设股东间未有特殊安排)。

  2.5年后甲公司完成项目开发及销售,可分配税后利润为75亿元,利润分配完毕后项目股权估值为46亿元。假设C公司通过将持有的甲公司40%股权转让给A、B公司实现退出,则C公司股权转让收入=46*40%=18.4亿元。C公司投资(借款)本金为40亿元,承诺到手收益=40*8%*2.5=8亿元,则C公司连本带利应收回=40+8=48亿元,除去股转收入18.4亿元,还应从甲公司取得分红=48-18.4=29.6亿元,C公司分红比例=29.6/75=39.5%,与持股比例相差不大(可事先通过预测安排)。C公司名义股权投资损失=18.4-40=-21.6亿元,产生所得税抵税利益=21.6*25%=5.4亿元(假设C公司可以在合理期限内予以弥补)。则C公司投资净收益=8+5.4=13.4亿元,对项目公司而言C公司的投资(借款)实际利率=13.4/(1-25%)/40/2.5=17.87%,是名义利率8%的2倍有余。

  显然上述交易架构无法全部满足现有企业所得税明股实债的5个条件(如被投资企业需要赎回投资或者偿还本金等),因此C公司取得的净收益无法按照利息支出在甲公司税前扣除。

  A公司、B公司从甲公司应取得分红各自为:A公司取得分红=(75-29.6)*25%=11.35亿元,B公司取得分红=(75-29.6)*75%=34.05亿元。

  假设A、B公司按股权结构收购C公司股权,则A公司收购股权比例=40%*25%=10%,收购后A公司持股比例=10%+15%=25%,A公司收购对价=46*10%=4.6亿元,收购后A公司持有甲公司25%股权的投资成本=1.5+4.6=6.1亿元。则B公司收购股权比例=40%*75%=30%,收购后B公司持股比例=30%+45%=75%,B公司收购对价=46*30%=13.8亿元,收购后B公司持有甲公司75%股权的投资成本=4.5+13.8=18.3亿元。收购后A、B公司股权结构恢复初始状态,即25%:75%。

  A公司与B公司净收益计算如下:A公司总投入=6.1亿元,A公司应交所得税=(46*25%-6.1)*25%=1.35亿元,A公司净收益=11.35+46*25%-1.35-6.1=15.4亿元;B公司总投入=18.3亿元,A公司应交所得税=(46*75%-18.3)*25%=4.05亿元,A公司净收益=34.05+46*75%-4.05-18.3=46.2亿元;A+B合计净收益=15.4+46.2=61.6亿元。

  现在通过效果替代法,验证C公司的投资(借款)实际利率。A+B合计净收益61.6亿元,则甲公司税后净利润应减少=75-61.6亿元=13.4亿元(假设利息全额可所得税税前扣除),对应应增加税前利息=13.4/(1-25%)=17.87亿元,因此C公司的投资(借款)实际利率=17.87/40/2.5=17.87%,验证无误。此时C公司到手净收益=17.87*(1-25%)=13.4=8+5.4,验证无误。

  再来看看,两种情形下的企业所得税转移效应:明股实债下,项目公司所得税=75/(1-25%)*25%=25亿元,A+B所得税=1.35+4.05=5.4亿元,C公司获得所得税抵税预期利益=5.4亿元,整个交易系统所得税=25+5.4-5.4=25亿元。转换为纯借贷融资,项目公司所得税=61.6/(1-25%)*25%=20.53亿元,A+B所得税=0(分红免税),C公司所得税=17.87*25%=4.47元,整个交易系统所得税=20.53+0+4.47=25亿元,与原先保持一致,也印证了一个原理,即通常的交易安排一般不会改变所得税总额,只会导致交易系统内部税负分担的差异或纳税时间的差异。当然本例中做了很多简化,比如没有考虑不同交易安排下,增值税、土增税、印花税等其他税种的可能差异,也没有考虑利息不能全额税前扣除的可能性。

版权声明:

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网除原创、整理之外所转载的内容,其相关阐述及结论并不代表本网观点、立场,政策法规来源以官方发布为准,政策法规引用及实务操作执行所产生的法律风险与本网无关!所有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和作者,如对转载、署名等有异议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本网(sfd2008@qq.com)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排行

税屋网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纠错

主办单位:上海恒恪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运行维护:《税屋》知识团队    电子营业执照

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华新镇华腾路1288号1幢5层D区599室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8096号 沪ICP备19018763号

  • 《税屋》服务号

  • 订阅号(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