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圈:我想说学者你不是家奴 你不是被豢养的

来源:经济学家圈 作者:经济学家圈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02
摘要: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比如没有人能对抗税。 人的力量又是有影响力的,比如专业的人不断创造奇迹。 2017年经济学是比较出彩的一年,产业政策之争让一直专注于短期经济政策的经济学家们或多或少回归到经济学范畴之内,也成为多年以来的一个热点公共话题。 产业政...
baidu
百度 www.shui5.cn

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比如没有人能对抗税。

人的力量又是有影响力的,比如专业的人不断创造奇迹。

2017年经济学是比较出彩的一年,产业政策之争让一直专注于短期经济政策的经济学家们或多或少回归到经济学范畴之内,也成为多年以来的一个热点公共话题。

产业政策之争坦白讲,是经济学家圈策划出来的一个话题,换句话说,假如经济学家圈不策划传播这个话题,2016年并不会发生如此热闹的一幕。

经济学家圈9月9日刊发了《张维迎炮轰产业政策:从无知走向无耻!》一文,引发了公众关注,阅读量为50万+,随后12日刊登了《林毅夫为产业政策正名:经济发展有产业政策才能成功 经济学家不要一概反对》一文,作为回应,9月14日凤凰卫视记者提问发改委赵辰昕如何看待产业政策之争,产业政策之争正式进入大众视野。

但实际上林毅夫的文章是在8月21日发布的,张维迎的文章是在25日发布的,两篇文章发布之后仅在小圈子内有影响,在经济学家圈半个月发布后,引发了关注。

随后,经济学家圈刊登了此话题的争论部分,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很多评论并非今年评论,比如张维迎批林毅夫四个错误,林毅夫回应,比如张曙光、韦森的批评,随后产业政策成为公众话题,各方学者都对此表示了持续关注,田国强等主流经济学家的加入,让此话题深入到学术界,自此有了11月9日林毅夫和张维迎的公开之辩论。

经济学家圈对此话题有清醒的认识,固然这是圈君策划出来的讨论,但更为重要的是整个民众意识发生了变化。因为产业政策之争并不是2016年才有的,改革开放之初就存在,我相信几年,十几年后仍然会持续存在,而2016年成为公众话题,那是因为民众的认知到了这个阶段,即对产业政策认识,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对政府调控的质疑,比如对产业政策的有用性的怀疑。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林毅夫的说服力在急剧下降,一呼百应的现象的消失了,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张维迎的想法也不一定是真理。

另外一个经济学家圈引发的话题是死亡税率的问题,死亡税率也李炜光先生发起的,经济学家圈也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布,但是发布之后也引发了持续关注,在成为高潮后,经济学家圈刊登了李炜光的回应《死亡税率提出者李炜光:我捅了马蜂窝 以后啥也不说了》阅读量为60万+,成为一个2016年印象深刻的一个讨论。

李炜光的现象,让经济学家圈君感触比较深,他是财政专家里的另类,在数字财政学的基础上会普及一些基本的财税观念,但是整个财政学专家圈确实令人失望的。

以个税为例,整个财政税收专家都在缺位,令人匪夷所思。

个人所得税制度是最不合理的税收制度,其本义是对一部分高收入的人的收入征收一部分税,用来调节收入差距。如何调节收入差距,普通民众体验到的不多,我们这里不去深究,我们只看征收部分是否合理。

个税的收入包括11类,除了工资性收入还有10类其他收入,比如劳务、财产性收入等,但是目前个税征收的部门60%左右都是工资性收入,原因很简单,因为征税手段简陋和缺乏能力,所以对最容易征收的工资下手最狠,这里的狠是相对其他收入而言的,毕竟到现在弄清一个人的真实收入,在财税部门看是不可能的,而工资呢,一笔是一笔,只要发工资,大刀一砍就可以征税了。

所谓的砍就是不科学的征收,为什么不科学,除了前面的不能统计全所有收入之外,能统计到的部门征收更加非人性。比如免征额3500元就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按照财政部的逻辑和计算,每个月超过3500元的地区就非常之高,有的地方每月消费达6000元,也就是意味这基本吃穿住用行花费,这本来是不能收费的,这是人的基本生存权利,但是在现有税制下,你小半个月的吃喝都要征税,而且吃饭里面是含有税的,也就是税上加税,不合理到一种无耻地步。

但是,令人惊异的现象是,我们看到财税专家很少在为这样一种现象鸣不平,他们的思路是官方的翻译,就是简单的提高起征点(实际上是免征额,官方特别喜欢批评别人不专业,但是往往自己更不专业),名气明月要有完美的政策,所谓完美的政策就是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翻译成普通民众能听懂的话,就是一个人的收入要整合考量,然后扣除部分成本后,科学征收。这实际上就是个税的本义,我们开始征收就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导致离本质非常远,更为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一个目标提了20多年,也就是20多年来一直在搞,一直没完成。

更令人称奇的是,在不能完成完美目标的时候,财税专家的一个奇怪逻辑就是,免征额不能提高,因为不完美啊。这个逻辑不是一两个人的观点,而是整个财税界的主流观点,令人失望。

对于为什么不能完成完美目标呢?一个是对收入的全部核算,这在当下中国是个难题,另外一个原因在于财税专家的缺位。财税专家都在向别人解释什么叫完美,说实话不需要你们介绍,你们介绍的也并不专业,不是掌握几个内部数据就是专家。

财税专家的本义要明晰财税的本义,那就是征收合理,一分税收一分责任。你们没有讲清税收用在哪里,你们不指出税收的不合理之处,你们不推动改革,反而是不断的维护不合理的税收,而每一个理由都很难经得起推敲,财税学者这么做要么是无知要么是无耻,否则实在想不出原因来。

同时,我们还有一批成功的企业家、教授和有影响力的人物,在面对个税这个问题时候,他们知道不公,但是也鲜见呼吁不公平的地方,社会也需要你们的呼吁。

财税学者具有扎实的基础,丰富的内部数据,有理由有能力推动不合理的税收制度改革,你们不是被豢养的学者,你们不是家奴,社会需要你们的努力,需要你们推动,这也是朝野的希望。

2016年已经过去,2017年已经来临,希望中国的学者们开拓创新,学术上有提高,社会上有影响,并能履行学者应有的责任,起码不要再说违心违背常识的话。

2017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