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艺术品交易:钱赚走了,税去哪了?

来源:中国税务报 作者:何乐 通讯员 马娟娟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22
摘要:在北京市通州区,一个名叫宋庄的小镇因艺术而闻名全国。这里聚集了几千位艺术家,艺术品交易数节节攀升。然而,其对地方税收及区域经济发展的贡献却长期处于低位,没有显着增长。 事实上,这并不是宋庄独有的税收疑问,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大量存在的私下交易...
baidu
百度 www.shui5.cn

在北京市通州区,一个名叫宋庄的小镇因艺术而闻名全国。这里聚集了几千位艺术家,艺术品交易数节节攀升。然而,其对地方税收及区域经济发展的贡献却长期处于低位,没有显着增长。

事实上,这并不是宋庄独有的税收疑问,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大量存在的私下交易带来的信息不对称,使这个问题萦绕在日益壮大的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上:钱赚走了,税去哪了?

成交金额大  税收问题不小

买件艺术品收藏或投资,在中国正变得越来越常见。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近期开展的一项调查中,63.2%的受访者表示未来会考虑购买艺术品,阿里巴巴、万达等行业巨头都将触角伸至艺术品投资领域。与此同时,不断被刷新的艺术品拍卖价格也加速了人们对艺术品市场的了解。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近年的火爆。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规模达到2108亿元,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所占份额达到30%,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市场。随后几年,尽管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份额有所下降,但中国艺术品市场一直保持在前3名。根据今年3月发布的《TEFAF2016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2015年中国艺术品市场销售额为118亿美元,以19%的份额,位列全球第三。

庞大的交易额会带来相应的税收收入吗?

“少得可怜且流失较为严重”,中国艺术品市场研究院副院长西沐这样概括当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税收状况。在接受一家电视节目访谈时,着名收藏家马未都也直言:“中国是艺术品交易大国,却是纳税小国。”

艺术品市场分为一级市场(画廊业等)与二级市场(艺术品拍卖等),相应需要缴纳增值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等。此外,国外艺术品入境,需要缴纳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

艺术品的特殊性使其有别于其他商品交易。相比于其他行业相对透明、可追溯的产业链,一件艺术品往往难以界定其价格,难获得相关资质证明。当前一级市场存在的大量地下交易、现金交易使得逃避税已成为行内“公开的秘密”;在相对正规的二级市场,利用拍卖艺术品侵蚀税基、虚报艺术品交易价格等现象也不在少数。

显然,与日益壮大的市场相比,艺术品交易的税收征管还没有跟上。

信息不对称  形成监管困境

沿着北京长安街往东,位于京郊的宋庄,早已闻名艺术界。

这里是一处平常的小镇,也是艺术品交易的一级市场。宽阔的马路两旁挤满鳞次栉比的店铺,分布着画廊、画展、美术馆,也能见到沿街摆卖的画作艺术品,还有各类延伸产业——艺术餐厅、笔墨售卖、艺术培训等。在宋庄,被称为画家村的小堡村常住人口不过1780人,外来人员约1万余人,其中职业及业余画家就有5000余人。

画家为这个原本平凡的村庄带来了艺术气息,也创造着来自艺术的财富。

“画家的落户,带来了房屋出租的收入,拉动了附属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多就业岗位。”宋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杨福增表示,2015年,宋庄文化产业产值约有20多亿元。

“我们估计宋庄每年的艺术品交易在10万件以上。”杨福增说道。“估计”,道出了宋庄艺术品实际交易的隐蔽性。与中国艺术品市场一样,宋庄这个艺术品交易一级市场长期以来也面临着税收的疑问。

“信息不对称,税务机关难以掌握艺术品交易的时间、地点、价格等一系列真实信息。”通州区地税局征管科科长何龙谈道,而这也是当前中国艺术品税收征管的最大症结所在。在宋庄,艺术品税收监管的难题,不仅来自于信息不对称,还来自于土地性质。

“这些经营房屋属于村民自建的宅基地和村委会建设的小产权房屋,没有房屋产权证明。”何龙介绍称,按照工商部门现行规定,这样的租户开展经营活动便无法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无法通过环保、消防等前置审批,也就无法办理税务登记。“税务登记都没有办,税收管理无从谈起。”何龙表示。经核查,小堡村未办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的各类经营主体共计554户,其中从事艺术品创作及展示的有384户,占比近7成。

不仅如此,艺术家和艺术经营主体经营业态复杂,主业类型难以划分,结算方式隐蔽多样,经营活动情况难以掌握,也给税收征管的数据来源带来困难。

宋庄越来越有名,可其为当地带来的税收却并未成正比。“宋庄正在向产业化的目标迈进,但还远远不够。文化产业要长期发展,税收的完善不可或缺。”杨福增表示。

放眼全国,画家村、艺术村并不少见。由于土地性质带来的税收征管与税款流失问题,也并非宋庄一处。那么,在没有土地性质问题的艺术品交易一级市场,税收情况如何?

以正常经营的画廊为例,全年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下的,按3%征收率缴纳增值税(没有抵扣项),全年销售额在80万元以上的,按销项与进项之间的差额缴纳17%的增值税。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年销售额80万元以上的画廊正越来越多。难以取得上游发票,成为画廊业实际面临的税收难题。业内人士表示,艺术品交易一级市场大量的私下交易、现金交易,给艺术品税收监管带来很大困难。

艺术品交易  隐含税收风险

攀升的交易额与步伐滞后的税收管理,正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掣肘。

“税收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艺术品市场,贡献财政收入并且调节了收入分配,但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尤其是庞大的地下交易规模和严重的逃避税现象,影响了税收,更成为艺术品市场自身健康发展的‘拦路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品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马光荣表示。

马光荣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品金融研究所于2014年发布《2014年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当前中国艺术品市场存在的税收问题,除了一级市场逃避税情况普遍外,还有二级市场侵蚀一级市场、个人所得税征收困难、艺术品进口环节逃避税严重、企业所得税难以据实征收、缺乏对捐赠艺术品的减免税激励等。

目前,艺术品市场的税收主要来自拍卖公司。营改增后,作为小规模纳税人的拍卖行缴纳增值税征收率为3%,一般纳税人增值税税率则为6%。对于卖方来说,需按扣除佣金后的实际成交额缴纳3%的个人所得税。“一、二级市场实际税负差距比较大。卖方也会采取各种措施,走拍卖的话,利润更高。”中国投资协会艺术品投资交流中心主任吕长宋说。他呼吁,可以考虑用税收优惠换取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公开化。

越来越多的企业、机构热衷于艺术品投资,还有另一些来自税收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投资艺术品正成为避税新途径。以企业与机构竞拍艺术品为例,一些企业、机构拍得艺术品并取得发票后,将相关费用作为固定资产入账并分期折旧,以冲减当期税收额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折旧完的艺术品却可能升值,这样企业与机构既避了企业所得税,又获取利益。在实际操作中,甚至有些企业,将赝品当作真品购得,进行恶意筹划。

以中国内地2016年春拍最高成交价拍品《云中君和大司命》为例,取得成本为2.3亿元,如果可以按《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规定“与生产经营活动有关的器具、工具、家具等,折旧最低年限为5年”,按5年折旧每年可折旧4600万元,而与此同时该艺术品的价格可能正在升高。

管理更规范  发展才有保障

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税收征管问题,已经引起了税务机关的注意。

在宋庄,店铺没有营业执照与交易行为实际发生的矛盾,无法取得发票与商户经营实际需求的矛盾,让通州市地税局负责人陷入了思考。今年初,该局制定了《关于加强通州区宋庄镇小堡画家村税源管理工作的意见》和《临时税务登记管理办法》,着手解决这一问题。

了解情况是第一步。该局与属地镇政府、村委会密切配合,逐房逐户摸排调查,掌握了税源基本情况。并建立了临时税务登记管理相关制度,协调工商部门为部分画廊展馆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并办理税务登记。

“‘以村定址’形式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目前已有31个面积1000平方米以上的画廊和展馆办理了营业执照并发放了税务登记,纳入了正常管理。”何龙说道。通州区地税局利用临时税务登记这一手段,为商户解决了实际问题。

针对拍卖市场艺术品原值价格难以界定问题,国家税务总局2007年出台规定,无法提供原值凭证的,按照拍卖价的3%征收个人所得税。

针对企业或机构借助艺术品逃避税问题,目前,我国税法并没有明确规定艺术品不可以作为固定资产或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不过,一些税务机关作出了尝试。浙江省国税局、辽宁省地税局和沈阳市国税局都曾发文规定,不允许企业税前扣除购买的高档艺术品。

针对艺术品入境关税问题,2011年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公布了《2012年关税实施方案》。自2012年起,中国内地部分艺术品(如油画、粉画及其他手绘画原件等)的进口关税税率由12%降至6%。此外,文化保税区(如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北京天竺综合保税区等)的建立,也为中国艺术品交易行业带来积极影响。

《2014年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报告》提出,艺术品市场的税收改革需要从增值税改革、降低进口环节税收、规避以避税为目的的企业艺术品收藏、制定鼓励企业和个人捐赠艺术品的减免税办法等方面推进。报告同时指出,艺术品市场税收问题的解决,还需要与整个艺术品行业的正规化统一起来。

“只要能成交,有收入,收取一定的税收,这些艺术家都是能接受的。”作为成立已经10周年的上上国际艺术馆执行馆长,靳清钦已经接触了几千位艺术家。上上国际艺术馆是宋庄第一家民营美术馆,占地面积达40亩,由家具厂厂房改造而来,至今已举行了五六百场展览。靳清钦同时表示,期待国家在税收等政策上能够给予文化事业更大的支持。

“一方面要增强公民,尤其是整个艺术品行业从业者的纳税意识。另一方面要从税收制度上保障。”杨福增表示,“文化产业不同于其他产业,培育周期长,需要时间。”